登录

返回首页

安乐死案判了女儿女婿给患病母亲买回老鼠药背后真相连法官都落泪了29页.pptx

  • 更新时间:2022-07-05
  • 资料大小:3.33MB
  • 资料性质:授权资料

内容介绍

资料部分文字内容:

“安乐死案”判了,女儿、女婿给患病母亲买回老鼠药,背后真相连法官都落泪了!余华的《活着》里面写到:生活从来都不只是美好的,还有心酸和无奈、痛苦与泪水。没人愿意死去,其实都想活着,可是没有钱,连活着也变成了奢望。穷,就是一个这么沉重的字眼,它最大的问题,不是限制人的欲望,而是我们在人生的很多转折点上,没有办法去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没有能力去抵抗命运降临的磨难。最近关于中国该不该有“安乐死”又成了热门话题,我们先来看看轰动全国的浙江省“安乐死案”,在庭审现场连法官和陪审员都几度落泪,被称为“最有温情的判决”。

2003年,余某带着妻子冷某与两个女儿从湖北来到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打工。那时,孩子还小,夫妻俩盼着能过上好日子,风里来雨里去,虽然辛苦,但生活还是充满了希望,两个女儿也相继长大成家。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四五年前,冷某时常感到头晕、关节疼痛,本以为是风湿等小病,但随着时间推移,冷某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医院的药也吃了不少,但毫无效果。于是,女儿带着冷某来到了武汉、北京,经过大医院的反复诊断,冷某被确诊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另外伴有脑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病症,这个消息对于这个家如晴空霹雳。家人掏空积蓄,四处借钱,医疗费花了几十万元,但冷某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重,随之出现了头脑迷糊、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等症状。

虽然冷某生活不能自理,但丈夫余某和家人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左右,悉心照料,女儿也辞去了工作,专职在家看护母亲。出院当天,为了方便照顾母亲,女婿张某杰和女儿余某兰把母亲接到自己住处,之后一日三餐喂饭喂水,洗脚擦身,端屎倒尿。病痛反复地折磨,让冷某的情绪越来越消极,开始不配合医生治疗,不好好吃饭,还萌生出轻生的念头:“我的生活过得很累,帮我买点老鼠药,活着太受罪了。”看到她痛苦不堪,家人暗自落泪。刚开始,家人一直劝她不要这么想,但看着她痛苦地挣扎,他们犹豫了⋯⋯有时候,生活的苦难,会让人丧失活着的勇气。

2017年8月28日,张某杰打电话给余某,问他要不要来家里吃饭。之后,开着车接到了老丈人,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期间,冷某又提起不想活了,想吃老鼠药。家人再次劝她不要想不开,但冷某态度坚决,一心求死。老鼠药是女婿张某杰买的,花了12元钱,两支红色液体、一包红色药粉。丈夫余某把装有红色液体(药水)的瓶子拧开,犹豫许久,但还是递给了她。冷某一把抓过药水,当着家人的面,仰头一口喝下。作为丈夫,余某坚持四处奔波为妻子求医问药,毫无怨言。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他们还是为瘫痪在床的母亲每日端茶喂饭、洗脚擦身。作为女儿、女婿,他们着实是孝顺的。但就是这样的他们,给自己的妻子、母亲送上了致命的毒药。“送走”了至亲,也把自己送上了法庭。

那么,三名被告人真的是罪大恶极地蓄意杀害吗?如果是,他们怎么会悉心照顾长期重病卧床的冷某,极尽所能给予她活着的信心;如果是,收入微薄的他们怎么会花光积蓄、到处举债带着冷某到武汉、到北京四处求医;如果是,他们怎么会带着冷某的遗体到派出所,自投罗网?2018年6月1日,路桥区法院第三审判庭郑重地向3名被告人宣读判决书:张祥杰、余勇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余兰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一个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陷入困顿,陷入绝望,在中国一场重病,意味着天文数字一般的医疗费,意味着亲人漫长的陪护和辛苦的付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能理解这种切肤之痛:只要一人重病,就等于给全家判了死刑。




更多相关

保险资料站

万一网-保险资料下载门户网站

浙ICP备11003596号-1